于是影片先生动再现主人公的主观世界,这种方法在某些类型的影片叙事中是必要得

《美丽心灵》

      王家卫影片中的情节是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暧昧,关乎落寞,关乎寻找,关乎一次又一次的迷失与梦幻。《阿飞正传》中的不断找寻生命之与生命的意义,哪怕为了那个所谓的“根”而毁灭。《东邪西毒》同样是关乎意义的追寻,不管是欧阳锋或者盲武士的角色都赋予了寻找的符号。然而《春光乍泄》显然是温情的回归,因为王家卫最后给了我们一个惊喜,那就是梦醒与失落后的皈依,给了自己和旁观者一个心理的终点,这个点暂时看来是安全的。于是,黎耀辉(梁朝伟)与何保荣(张国荣)为我们演绎了有一段寂寞涌动的经典之作,仿佛一朵奇葩,妖冶的绽放在每个守候在王家卫身边的观众心中。

让我联想起诺兰的《记忆碎片》。这两部影片都重点描摹了主人公病态的心理。表现手法上,是先在主人公的心理或精神问题与电影自身的叙事方式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将二者之间的共性提取出来,应用于电影手法之中。

        一延展的时空
        王家卫是善于利用一切镜头元素来讲一个可以每品一遍都有新的感受的故事的。在此影片中,时间和空间的流转无疑是本片的亮点。
        一般的常规电影是线性叙事的,也就是说按照时间的一般发展规律讲故事,这种方法在某些类型的影片叙事中是必要得。而《春光乍泄》的支离破碎得梦境,两个主人公琐碎且带有另类情感的艺术风格决定了常规叙事的局限性,所以打破此种叙事方法尤为迫切。
        所以王家卫采用了主观叙事的方法,讲过去和现在的情结采用交叉蒙太奇的手法进行对比和叙事,起到对故事发展情节暗示的作用,又迎合了整部影片得的叙事风格和特点,加大了故事的心理维度,使其有更广阔的想象和探寻空间。例如两次瀑布场景的出现,一个是想象中的虚景,一个是真实的实景。同样的景象同样的音乐。两次出现的时间在故事的发展阶段和人物心理都是特定得出现的,镜头画外音说明物是人非,曾经的过往留给现在人的只有寂寞,无助,既然不断的找寻,回归,然后落定。在异同以及真实与虚幻的对比中,影片中的主情绪——“寂寞”便呼之欲出。这种感觉一直萦绕着观者,使之感慨斯人斯事。虚实相生,主客观的相互转换,使故事内涵变得更加深度且辽阔,使叙事空间更为宽广灵活自由。这种叙事,可以贯穿现实与想象,可以穿梭与未来与现实,利用结构的重新组织和结构来安排叙事,对影片的主题和气氛起到了暗示,渲染,拓宽或者映射等的作用。——这就是简单一个镜头所起的奇妙效果。
        而空间的延展也极为精彩。记得一个场景是黎耀辉与何保荣宝站在酒馆门前接吻,门旁各有两面镜子。一面露出两人的下半身,另一面只拍了两人的头部。只有将其合起来画面才算完整。这有饶有趣味得留给我们品味得余地,在简单的影像背后,又潜在的讲述了什么呢?缺失还是预示着注定两人的分离,不完整是他们的终极宿命么?一切不得而知,只是在慢慢消失得时间和影像中迫切渴求着答案。所以,王家卫又给我们出了一个值得玩味的暧昧。空间的错位使一个简单的影像连带了很多出于言外的东西,值得观者去深入体味。
        对于空间元素无时无刻的关爱贯穿在影片的各个角落。例如代表流动不安定的公交车,出租车,影片中的角色在这种漂泊感意义符号的元素中演绎着属于自己角色的生活的无奈和挣扎;无论是嘈杂喧嚣的酒吧,隐秘晦涩的厕所,空旷萧瑟的广场,狭窄栖息的居室,所有这些空间都作为一个象征的符号存在,作为情绪亦或说欲望、寂寞、无助、混乱等的宣泄场所,它们起到不同的分解作用,它们提供了忘却,纵欲,空虚,落寞,爆发,休憩等场所,为欣赏影片的人提供必要的情绪呼应或情感探寻的渠道。焦虑,动荡,不安,自我的救赎和寻找,这就是王家卫之于他的一系列影片所牵挂的。
        时间和空间的交叉纵横,使影片在二维空间里有了无形的引力,对影片整体得格调起到了提升和延展的效果。故事外饶有味道的暗示和安排对影片整体结构和剧情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提升作用。

举例说。《记忆碎片》主人公本身患健忘症,因此影片也选择一种“断片”式的叙事方式,并将这些“断片”打乱重组。本片主人公患精神分裂,于是影片先生动再现主人公的主观世界,潜台词是表现这个世界的“真实性”,并通过植入镭射器、秘密投信等情节将“真实性”植入观者脑中,然后将其一一击破。

        二斑驳的光影
        在使用光的效果和色彩变换的应用上,王家卫也做到了用心良苦。光的明暗在某些场景中有其特别的寓意,不同的变换手法都在诉说关乎两个寂寞男人寂寞的故事。例如黎耀辉的一个镜头。只给了他一个侧面光线,半个脸都隐没在阴影中。我们看到的只有美丽的一个侧面弧线,温情之中透着落寞。脸的表情呢?不得而知。我们只可以去猜测,去揣度,阴影背后的人物的表情和心理,这样又给了观众很大的心理感悟空间。然而,整个人物大部分都在暗光之中,我们也可以从中感受暗的孤单和压抑。
        除了光的强弱应用之外,色彩也极为讲究。在坐车那个场景中,漫漫旅途的时间流失就是利用色彩的转换完成的。绿光和红光的完美结合,我们不会感觉枯燥,且又巧妙的隐喻了时间的流转,这一细节处理的自然且巧妙。
        再例服装中的色彩变化。一个人的着装颜色款式是此人心情,身份等隐性的写照。本片在服饰的颜色选择上也颇为讲究,表现在黎耀辉着衣的颜色中。暗示黎心情的好坏或者与何保荣关系的转化过程中,色彩起到了隐性旁白的作用。观者可以通过衣服的色彩鲜艳程度来推测和感悟主人公此时的心理状态和剧情发展趋势状态。色彩很大程度是是非写实的,它肩负着提示的责任,所以具有超现实主义的象征和表现主义意义。黎耀辉黑色大衣,白夹克,红衬衫,红背心,白加黑的夹克这一系列着装色彩的变更,分别暗示了黎心情郁闷,情绪上升,心情愉快,心情平静等几种不同的状态。观影者可以近距离有方向感的抓住主人公的心态与性格。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色彩发挥了很大的功用。正如斯坦利考夫曼所说:色彩成为剧中的一个人物。——王家卫的确让这句话得到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