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四爷对晴川,跟数字军团的爱情必须用自己所有力量来供养

苦海中飘荡着你 那旧时的模样   

  我用尽一生一世来将你供养,

虔诚的举动,表现了清穿女对爱情的小心翼翼。大多数作者对笔下清穿女的设定都是穿越前没恋爱或者没遇到真爱,本身并不出众,穿越后对于爱情依然懵懂,被那些文采风流的阿哥们吸引,进而与他们纠缠相爱。对于这些爱的纠缠,她们都是小心翼翼的。一则,她们知道历史上这些阿哥的性格、变故、结局,二则她们身处在人命如草芥的阶级社会,为求自保,趋利避害,无论她们爱的是最终的胜利者还是失败者,都爱得小心翼翼。再者,清穿女与阿哥们的爱情其实一直都处于一个矛盾。一方面清穿女以平等的姿态与阿哥们发展感情,但是另一方面,清穿女与阿哥们的地位从来没有平等过。阿哥们处于集权社会的顶端,掌握着生杀大权,同时他们也处在男权社会的顶端,女人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予取予求。清穿女平等的姿态,实际上可以说是阿哥们赐予的。

爱着一个人,只因他的一个温柔,永远付出(剧中素言)为一个她爱的男人机关算尽

不喜欢《宫锁心玉》这部电视剧,把清穿元素运用得太粗糙了,对函数也无感,但是无比爱《爱的供养》这首歌。曲子古典悠扬,很符合清穿小说的背景,而歌词更是清穿女形象的最佳写照。据说这词是金牌编剧填的,真不明白为什么他能把清穿女的心理揣摩得这么透彻还能编出这样的大烂片。很期待《步步惊心》,女主若曦大概是清穿女的最佳范本。
以“供养”二字来形容清穿女的爱情实在太传神。无论作者把清穿女们塑造得如何玛丽苏,文能背下红楼梦,理能通物理化学水利工程,拥有宫斗、会计等特别技能,能精确到年月的清史记忆,数字军团之于清穿女,还是太太遥不可及,高高在上,要仰望才可以看到,跟数字军团的爱情必须用自己所有力量来供养。但即便如此,这样的爱情还是太过梦幻,一觉醒来,不过是南柯一梦。

  爱到最后受了伤,哭得好绝望!

“把你捧在手上 虔诚地焚香
  
剪下一段烛光 将经纶点亮”

  让我能安心在菩提下静静的观想。

“不求荡气回肠 只求爱一场
  
爱到最后受了伤 哭得好绝望”

最近在看一部叫《宫》的电视剧,讲的是穿越,晴川和四爷,八爷和晴川的爱情纠葛,貌似现在很火的题材。

一回头发现早已踏出了红尘万丈”

爱着一个人,只因她就是她,一个深爱的女人,
真切的誓言--割臂盟(一刀许终身,二刀天可鉴,三刀永相随,世世用不离)

“不求地久天长 只求在身旁   

  人世间有太多的烦恼要忘。

清穿小说为什么会流行?因为它代表了那一类女性对另一半的梦想。有一些女生,没经历过爱情,但总是憧憬爱情。她们总憧憬着那些必须仰望的人,自己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能力与信心。什么样的情况下不够出众的自身可以平等地与那些需要仰望的人相爱?唯有穿越,回到过去。因为时代的进步,面对古人,清穿女的优越不劳而获。数字军团因清穿女的独特而被吸引,进而或爱慕或利用,这些都是以清穿女的全副心血来维系,或者说,供养。
      
“我用尽一生一世来将你供养
  
人世间有太多的烦恼要忘   

苦苦守着电视,每晚两集,只因仍然相信心中那一点的希望,古代人的爱情估计就是简单的吧,

“我用尽一生一世来将你供养
  
只期盼你停住流转的目光  
 
请赐予我无限爱与被爱的力量
  
让我能安心在菩提下 静静的观想”

      我用尽一生一世来将你供养,

优秀的清穿小说,清穿女最后会回到现代,故事的一切不过是南柯一梦。她们对数字军团的爱是真的,她们愿意用自己的一切来供养这种爱,但可笑的是,这种供养只存在在梦中。现实中,她们依然懦弱。她们宁愿做梦,她们也只能做梦。
但撇开清穿女来讲,对于那些爱着需要仰望的人,这首歌是最好的感情宣泄啊。荡气回肠,如泣如诉,我愿意付出爱的供养,却总不见供养的那个人出现。

有人说喜欢八爷是于正(编剧)写的好,喜欢四爷是演的好,我承认很多人喜欢八爷,是因为他的一心一意,他对晴川的全心付出和等待,而四爷对晴川,爱着却有不能在一起的原因,他有着自己的使命,明知两人不能在一起,却还是爱下去。

累了醉倒温柔乡 轻轻地梵唱”
   
“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是很多现代人的爱情态度。这种态度似乎更适应爱情的本质。世上有纯洁真实的爱情,但没有永远的爱情。从生理的角度,产生爱情感觉的因子只能在体内存在1-2年。不去期盼永远,更能放得开去爱。
正是如此,清穿女对数字军团的爱要比那个时代女人的爱要更纯粹些。由于时代的局限,旧时代的女人对男人与其说是爱,不如说是依附。而清穿女平等的姿态虽然只能算是摆着,但毕竟摆出来了。就算最后失去了,也只是哭得好绝望,不会委曲求全。

  不求荡气回肠,只求爱一场。

默默乞求上苍 指引我方向”  

  请赐予我无限爱与被爱的力量 ,

“把你放在心上 合起了手掌   

  累了醉倒温柔乡,轻轻地梵唱!

      把你捧在手上,虔诚地焚香。